瑞雪 兆豐年 聽取“鍬聲”一片

時間:2020年11月30日 作者:劉正鵬 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: 字體:

清晨起來,飄灑了一夜的大雪也停了,遠處的毛烏素沙漠,是一望無際的雪白,古樸廣袤的黃土地披上了冬季的新裝,遠遠望去仿佛被裹上一層厚厚的奶油,潔白無暇。

瑞雪 兆豐年 聽取“鍬聲”一片

袁大灘選煤廠也在雪景的映襯下,展現著自己的芳華。黃色的外墻是厚厚的棉襖,成片的白雪下透出粉紅的屋頂,像冬日玩雪的小孩,滿臉凍出淡淡的紅暈。

往日的選煤廠在鋼筋混凝土的外表下,包裹著機器林立的硬核內心,堅強獨立,博大包容。此刻,這場普降的瑞雪,渲染出了選煤廠的遺世獨立,淡雅柔美。像人一般,鐵骨錚錚可敬,似水柔情也美。

雪對中國人來說有著美好的寓意,象征純潔美麗、一塵不染,象征著天降祥瑞、五谷豐登……雪更是許多文豪筆下的寵兒,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文人騷客寫下了許多描寫雪景的名句。有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的山河壯麗,有“窗含西嶺千秋雪,門泊東吳萬里船”的雪景秀美,也有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”的孤寂落寞。

瑞雪 兆豐年 聽取“鍬聲”一片

在雪后的袁大灘選煤廠,沒有肅殺與冷清,“合力除雪、團結協作”的氣氛匯成一股暖流,成為這個雪天最美的畫卷。為暢通廠區道路,為員工開辟雪天“安全通道”,上早班的同事,自發組成一支清雪隊伍,鐵鍬與地面“親密接觸”,霎時間只聽到“噌噌噌”的一片“鍬聲”,錯落有致,綿綿不絕。

此時凍到有點呆滯的我,正機械式清掃著屋檐下的“雪毯”,忽然我被一小塊雪,輕柔的砸在了頭頂。當我直起腰看是哪個家伙的惡作劇時,樓頂的積雪像個調皮搗蛋的小孩,似是和我打起了雪仗。這次落下了更大一塊雪球,正好打在我的眼鏡上,瞬間眼前模糊。

對于今年的初雪,大家并沒有像韓劇里那樣聊到啤酒和炸雞,而是聊著雪天如何保證洗煤順利,聊著兒時與雪有關的陳年舊事,這個話題好似有無窮的魔力,談不盡、道不完。歲月是什么?長的是憂愁,短的是歡顏。時光的指縫中,流走的是光陰,留下的是生活。

一片心情高漲中,大伙將積雪清理完了,鍬聲也結束了。(選煤公司袁大灘選煤廠 劉正鵬)


上一篇:延安:拜訪魯藝舊址“摯友”
下一篇::沒有了
分享按鈕
(^ω^)MG招财进宝如何爆大奖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下载安装安卓 两人打麻将作弊口诀 广东11选五那个玩法比较好 冠通游戏大厅 福建11选五基本走势 大神棋牌安卓版下载 大众扎鸟麻将规则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甘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赖子山庄天津麻将3.5 体彩排列7怎么才中奖 二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贵州麻将叫嘴什么意思 江苏11选5分布一定牛 湖南快乐十分全天计划群 优乐江西抚州麻将下载